P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烟草包围下的中国青少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4:19 阅读: 来源:PC厂家

22岁的进城务工者王军(化名)已有10年的烟龄。12岁那年,他刚上初中,和同校的小伙伴几个人凑了零花钱,在学校附近的杂货店了买了包便宜的香烟,一人分了几支,有了“烟草初体验”。“当时觉得抽烟很酷,而且大家分着抽了,也不留证据。”现在,他每天至少要抽一包烟,很多时候要抽两包。

他每天买烟的小店附近不到100米,就有一所小学。他和店老板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尤其是王军,并没想到这所学校里的孩子可能因此和他一样,在年少时就成了烟民。

不仅是学校周围,社区、影视、网络……烟草对青少年生活环境的侵袭,几乎已经无孔不入。

不得不说,“烟草围城”,警钟长鸣。

940万初中生试过烟草

2012年卫生部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指出: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吸烟人群已超3亿人,7.4亿不吸烟人群遭受二手烟的危害。在今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和紧接着的六一儿童节这个节点,卫生部门更多把目光聚焦于青少年的吸烟人群,调查数据同样令人忧虑:940万初中学生尝试使用过烟草制品,其中三分之一已成为烟草使用者;在吸过卷烟的学生中,82.3%的吸烟行为发生在13岁及之前。

这项受国家卫计委委托,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执行的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于2013年10-12月,在全国除港澳台之外的31个省区的1020所初中进行,接受问卷调查的学生人数达15.5万余人,这是我国第一次发布全国范围内的青少年烟草调查,也是世界范围内同类调查中样本数量最多的一次。

此次调查是全球青少年烟草调查的一部分。全球青少年烟草调查由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共同发起,主要针对13~15岁的在校青少年。问卷内容包括:烟草使用情况、烟草依赖及戒烟、二手烟暴露、烟草制品获得与价格、控烟宣传、烟草广告和促销、对烟草的认知和态度等情况。

报告揭示了许多严重的问题:女性青少年值得警惕。调查显示,初二和初三女生的现在吸烟率分别为2.1%和2.2%,这一数字已经非常接近目前15岁及以上女性2.4%的吸烟率。而全国有8个省份初中女生现在吸烟率已经高于15岁及以上女性的吸烟率。

过去7天内,72.9%的学生在家、室内公共场所、室外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见到有人吸烟。这个数字被研究者判断为我国青少年二手烟暴露形势相当严峻。其中,父母和教师吸烟对青少年的影响不可低估。调查说明,大量研究显示,与父母不吸烟的孩子相比,父母吸烟的孩子更容易成为吸烟者,教师的行为对孩子有明显的示范作用。本次调查显示,57.5%的学生报告自己的父母至少有一方是吸烟者,13.3%的学生几乎每天在学校见到教师吸烟。

研究表明,影视中的吸烟镜头会引导青少年模仿吸烟。尽管相关部门出台了政策——2011年国家广电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严格控制电影、电视剧中吸烟镜头的通知》,然而本次调查显示,仍有69.7%的学生报告过去30天内,在电视或电影中看到有人吸烟。

今年世界无烟日的主题是“提高烟草税,保护下一代”。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提出,价格和税收是减少烟草消费的有效和重要手段:如果烟草税提高10%,在高收入国家会减少大约4%的烟草消费,在大多数中、低收入国家会减少高达8%的烟草消费。我国的实际情况是,花上几块钱就能买到一包烟,这样的价格让青少年也能轻松用零花钱来消费烟草。此次报告最后的建议中,也提出应该对烟草提税提价,尤其是提高低档烟的价格,限制青少年的购买能力。然而,在控烟人士看来,提税提价涉及到国家法律层面,且非常直接地触动烟草业的利益,在现阶段推行的难度非常大。针对青少年吸烟,他们认为目前急需推进的是减少日常环境中与烟草的接触。

中小学校被烟店包围

实际上,我国颁布了多部法律法规,以减少青少年与烟草的接触:2001年国家烟草专卖局规定“所有取得烟草专卖许可证的企业或个人都必须在经营场所柜台醒目处摆放‘禁止中小学生吸烟,不向未成年人售烟’的警示牌”;200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明确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而大多数城市都有法规规定,禁止在中小学校、幼儿园周围100米范围内设立卷烟销售点。

令人尴尬的现实是,前述《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显示,80.5%的被访者在过去30天内买烟时没有因为不满18岁被拒绝;64.3%的吸卷烟者报告可以在学校附近买到卷烟。在控烟人士看来,最为恶劣的是,烟店老板还把香烟拆零出售给初中生,25.2%的吸烟学生最近一次吸烟是按“支”购买的,甚至还有2%的学生获得过烟草业工作人员做促销提供的免费烟草,1%的学生从自动售货机上可以买到卷烟。

云南是我国烟草生产大省,而这次调查数据显示,生产大省一般也是消费大省,云南省初中生中现在使用烟草者占16.5%,吸烟率是全国的两倍多。2012年上半年,民间控烟组织云南超轶健康咨询中心曾对昆明青少年暴露于烟草零售店的情况进行调查。他们发现,昆明市二环路内主城区16.6平方公里内共有烟店998个,分布上与同一地区的48所中小学犬牙交错。中小学周围100米、甚至50米方圆内均有烟店。该中心当时在报告中认为,昆明市烟草专卖局并没有执行其2005年宣布实施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方案中关于学校周围100米内禁止售烟规定。该中心主任李晓亮近日对《新民周刊》记者表示,时间已过去了两年,其间昆明市也重新拟定了烟草零售店分布的规定,“但遗憾的是情况并没有发生变化”。

李晓亮和她的同事们在调查中发现,学校周围的烟店以便利店和杂货店、食品店为主,卷烟和零食等其他货物放在同一个货柜中。他们认为,要特别引起注意的是,零食、文具和玩具的主要销售对象都是青少年,将卷烟与这类商品放在一起,不仅增加了青少年对卷烟的暴露,也传递了烟草是一种正常商品的信息,降低了青少年对烟草危害的警惕性。

他们发现,烟草零售店中近50%没有任何“不向未成年人售烟”的告示;而且,摆放警示牌并不能阻止青少年买到烟。而且,由于店家并不询问买烟青少年的年龄,甚至还把整包烟拆开零卖,制定政策的部门也没有切实的监督,禁止向青少年售烟的告知形式基本无用。

与云南的情况可以互为参照的是,2013年底,北京市部分区县疾控中心以及医院的工作人员对四区县的中学校外售烟情况进行了抽样调查,在东城区、朝阳区、怀柔区、密云县的总计87所中学里,要求调查员穿着校服装扮成学生的身份或者直接招募学生志愿者,获得卷烟零售点是否向学生售烟等相关资料。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四区县66.7%的中学校外100米范围内存在卷烟零售点;调查的128家卷烟零售点中,61.7%未张贴“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烟”标志,81.3%均向学生售烟,这个结果与国家和地方的相关规定严重不符。

烟企大力争夺青少年

在李晓亮看来,烟草零售店是烟草企业营销的重要前沿,是他们争夺新吸烟者的主要战场。在周围众多烟店的包围之中,学生们大多已把烟草当作了普通商品,认为店主卖烟给学生是可以接受、并且是正常的,对同伴买烟、吸烟也早已司空见惯。可以看出,学生们对烟草的危害已失去了警惕性和判断力;

在研究范围内的48所学校中,他们选取了12所举办了专题小组讨论会,共88名学生参加。几乎所有参与讨论的学生都认为买烟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他们认为现在的老板只要有钱赚就行,从来不问买烟的学生任何问题。有人说:“买烟很容易,你如果要,我5分钟就可以帮你买回来。”绝大多数的受访学生都称见过学生买烟。买烟的学生中甚至有小学生。“我有个朋友比我小,现在才四年级,早就学会抽烟了……有时他用早点钱买烟,有时从家里偷偷拿。”学生买烟有时成包的买,但很多时候也买散烟。因为散烟可以“按计划”当天抽完,家里人不会发现。

参与小组讨论的学生们都知道学校周围有很多烟店,也知道学生们买烟多在这些烟店买。但学生们普遍并不觉得在学校周围设置烟店有什么不好,有的还认为学校周围的烟店方便了学生,只有很小比例的学生对这一现实有怀疑。有学生说:“我个人认为很正常,不是说不在学校周边买烟学生就不会去购买烟草,如果学生从心里面想要去购买烟草的话,不在学校周边购买也可以啊,只是多走几步路而已。”还有人表示,“只要他(老板)办理了相关手续就没什么了。”

李晓亮说:“我们感觉现在不能简单地规定‘学校周围100米内禁止售烟’,应该对此有明确的定义,比如说是方圆100米,还是学校主要门口前后左右都要达到100米?还有,即便如此,也还是很难解决孩子们的烟草暴露,因为他们生活的社区周围也有很多烟店。”

她的诉求得到了其他控烟人士的行动回应。《2014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提到,有64.3%的吸卷烟的学生报告在学校周边可以购买到卷烟,该比例较高的省份为内蒙古(82.2%)、上海(79.5%)和北京(74.0%)。针对此问题,近日有控烟人士以公民身份向国家烟草专卖局以及上述三地的烟草专卖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要求,要求获得学校周围禁止售烟的明确范围,该项法规的具体执法、监管部门信息等。

民间控烟组织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提出,除了在学校内严格禁烟、在学校周围禁止售烟,也要警惕烟草企业以慈善捐助之名打入学校。“否则,将来就会有孩子要说他毕业于‘某某烟草希望小学’,这不是太讽刺了吗?”

另外,不能忽视的是,烟草企业对青少年的营销活动可能已经延伸到了校外的其他场所。某供职于烟草营销公司的工作人员向《新民周刊》记者透露,烟草企业会针对年轻吸烟者专门制定营销策略。她的某客户的促销手段就是进入酒吧、KTV等年轻人较多出现的经营场所找人攀谈,向其推广烟草企业的理念和新产品。尽管该工作人员声称,会在聊天之前询问对方是否抽烟以及是否成年,但她承认,他们并不会查验对方的身份证,并认为确保客户已成年是经营场所管理者的责任,“轮不到我们管”。而实际上,有不少这类场所在经营时,也不会严格地查验客户是否为学生。酒吧、KTV本来就是吸烟的“重灾区”,烟草企业营销的介入,无疑为青少年的烟草暴露雪上加霜。(王煜)

永州工作服定制

驻马店西装设计

吴忠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