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国摄影金奖原作者举证谈拍摄过程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03:53 阅读: 来源:PC厂家

两张照片长得太像了

郭际讲述当年拍摄的情况

这幅国展金奖作品=原作翻转+PS?

“国展金奖作品被指剽窃”追踪

原作者访谈

2010年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奖作品《明天的现实》(艺术类)涉嫌剽窃,该消息被国内媒体披露后,在国内摄影界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这幅由湖南摄影家侯谢提交参展,并获得金奖的作品,被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陈联军发现,与一张图库中的无名图片极其近似,感觉很像把照片翻转后,再通过PS制作而成。

昨日,事情有了最新进展。被陈联军发现的那张图库中的照片,原作者就是成都著名摄影家,成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郭际,而那张展现着浓雾下水中枯木的照片,是他1997年冬天在都江堰龙池拍摄的。

谈剽窃:就是原作翻转加PS

“最早是四川著名摄影家王建军老师告诉我,那张金奖作品是剽窃我的。”郭际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从事摄影,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成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成都蜀蓉摄影家协会副会长。“本来今年的展览,朋友们也让我去投几幅作品,但我没去,没想到最后还是莫名其妙‘获奖’了”。郭际说。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郭际的公司,看到了那张“疑似被剽窃”的照片及底片,照片跟陈联军之前在图库中发现的那张无名图片一模一样。而《明天的现实》,看上去就是把原图翻转了过来,然后水面上多出了十几张画着画的纸片。郭际说:“那些纸片一看就是PS上去的。”

谈拍摄:摄于都江堰龙池

郭际不仅提供了该照片,而且提供了在同一地点拍摄的一组照片,共有100多张,“拍照的地方,就在都江堰龙池。”郭际说,1997年12月一天早上,他独自去都江堰龙池拍照。郭际说,那天早上8点过,龙池的雾非常大,他在前往原定拍摄地的路上,发现了那些水中的枯木,“我觉得意境非常好。”当时他赶紧举起了相机,从8点过开始,一直拍摄到10点过大雾完全散去。

“虽然过去10多年了,但那天的情况我一直记得,只有我一个人,天气非常冷。我用的是宾得67中画幅相机,富士维尔维亚50度专业反转片。”就在郭际拍摄完那组照片后不久,那些枯木就被全部砍伐了,“之后不会有人再拍到同样照片了。”

谈版权:已经被作者卖出了

拍回那组照片后,郭际挑选了其中几张最好的,收录进了其摄影集中。剩下照片全部作为商业图片,将版权卖给了北京全景视拓图片有限公司,那张“疑似被剽窃”的照片则被收录进了《中国图片库》,编号为0976。“当时好像一共卖了2万多元,还是北京著名摄影家袁学军老师帮我联系的。”昨日,记者电话联系了袁学军,对方证实了此事。

据郭际介绍,昨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给他打过电话,确认了他就是《中国图片库》中该照片的原作者。当年购买那幅照片的北京全景视拓图片有限公司,也专门给郭际传来了一份证明称:《中国图片库》编号0976图片原作者系郭际,现版权属全景视拓图片有限公司所有,该图片底片同时在全景公司存档。

谈风气:“最近几年剽窃的多”

对于作品“涉嫌被剽窃”,郭际觉得有些无奈。“这张照片版权已经不是我的了,我当然没有权利去追究责任,但我会发表一个声明,证明这张照片的确是我拍的。”郭际说,“最近几年,在摄影界这种剽窃的事太多了,已形成很不好的风气,希望这次事件能引起摄影界高度重视。”

随后,记者试图电话联系北京全景视拓图片有限公司,但该公司的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据郭际说,全景图片将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截至记者发稿时,侯谢一直无法联系上,据曾采访过他的记者透露,侯谢称其作品属创意摄影,并不能算剽窃。

组织方回应

“国展”办公室:很快就会有说法

昨天,本报报道了镇江资深摄影师陈联军质疑2010年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奖作品《明天的现实》(艺术类)是“抄袭作品”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近200家网站给予了转载或评论。昨天下午,“国展”办公室负责人给记者打来电话表示,中国摄影家协会绝不会“视而不见”,已就此事成立多个调查组彻查,“很快就会有说法”。

昨天上午11时许,记者通过电话与中国摄影家协会取得了联系。一戴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协会已经知道金奖作品涉嫌抄袭一事,所有领导正就此事召开专门会议,但目前还没有结果;一旦有结果,可能会在网站上发布公告或消息。

下午4时,在记者还未等到相关结果时,镇江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王念约和摄影师陈联军已接到“国展”组委会相关负责人的电话。陈联军告诉记者,组委会高姓女士打电话向他索要了盗版图库中的疑似照片,并留下了QQ号。随后,陈联军就将图库光盘上的疑似照片及其他证明材料发给了对方。

下午近6时,“国展”办公室负责人通过电话告诉记者,昨天一早他们就从本报获悉了金奖作品涉嫌抄袭的消息,领导们高度重视,当即召开会议,并且将相关人员分成几个小组进行多方调查、取证。他们也已通知了金奖作品拍摄者,但对方提供包括拍摄经过在内的相关材料需要一定时间,所以只有等各方材料汇总后,他们才能有判断结果。他承诺将和记者保持联系,并说:“我们一定会给出一个说法。规范摄影界的行为,我们责无旁贷。”

昨晚,记者在网站上看到,被质疑的金奖作品《明天的现实》,仍位列获奖名单之中,还可点击赏析。

岗亭定制价格

其他奖励用品价格

钢板仓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