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命运迥异的政坛铁娘子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4:26 阅读: 来源:PC厂家

2016已经到来。回顾2015,世界政坛几位“铁娘子”跌宕起伏的人生,成为国际舞台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让人印象深刻。

多面“默大妈”成年度人物

岁末年初,大西洋两岸的两家标杆式媒体——美国《时代》周刊和英国《金融时报》,不约而同地把德国总理、“铁娘子”安格拉·默克尔选为2015年度人物。英国《经济学人》杂志11月份也摒弃盎格鲁·撒克逊媒体对欧洲大陆领导人一贯的调侃,也以“铁娘子”为封面,称其为“不可或缺的欧洲人”。

为何国际媒体抛弃一贯的“宠儿”——美国总统,隆重推出默克尔呢?一是对默克尔主政10年历经风雨不倒的认可,默克尔已经成为当下西方大国中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二是对默克尔积极处置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和乌克兰危机的认可。

默克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半月谈记者看来,她虽处庙堂之高却不留恋庙堂,虽临恶浪之险却不为之所撼;她搞政治游刃有余,她爱生活甘当主妇;她离你很远,也很近……

生活上,默克尔不住恢弘的总理府,宁愿住在丈夫的大学教授宿舍里,成为“隐姓埋名”的教授夫人。很少有人知道,默克尔这位曾九次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世界最有权势的女性,居然住在临近柏林博物馆岛一栋米黄色普通居民楼里。按照德国人的习惯,每栋楼的入口都有住户的名字,默克尔家也不例外。不过,这里标着的却是其丈夫约阿希姆·绍尔(Joachim Sauer)的名字“uer”。

绍尔教授最大的爱好是瓦格纳歌剧,默克尔也夫唱妇随每年参加瓦格纳音乐节。这个时候,民众可以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穿着礼服的默克尔与“第一丈夫”在一起的镜头。爱打探的德国小报记者发现,默克尔穿的礼服有时居然是重复的,但“默大妈”不以为意。

闲暇时光,默克尔喜欢亲自到超市采购。笔者听柏林市中心一位熟悉的中餐馆老板说,她多次看到默克尔到餐馆附近的一家超市采购,完全像是一位家庭主妇。2014年,李克强总理访德,默克尔还专门邀请中国贵宾逛超市,她熟练地拿起购物篮,还与老熟人打招呼。

甘于做逛超市、住民房的家庭主妇,喜欢和普通民众一样过平常日子的默克尔,更是政坛的“铁娘子”。从政伊始,默克尔不被看好,随着时间流逝,却越来越成为西方政坛的一个“传奇”。

初入行搞政治,人们把这位看起来土气的物理学家称为“科尔的小姑娘”。与许多靠演说、宣传起家的西方政治家不同的是,默克尔口才并不出众,不是巧舌如簧的演说家,然而,这个“小姑娘”硬是挤掉一个个大佬,于2005年11月22日宣誓就任德国总理。默克尔当上总理时被认为是“意外”,然而不可思议的是,10年后默克尔还在那里,很多“同道”和“竞争对手”却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默克尔在政坛素以沉稳、严谨、缜密著称。在默克尔治下,德国经济挺过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双重打击,多年来在西方“一枝独秀”,失业率一直非常低。长期以来,默克尔在德国民众中的受欢迎度是“不可撼动”的,被称为“妈妈”——这有着双重含义:一是指默克尔的“接地气”,居然爱喝“土豆汤”和徒步旅行;二是表达对默克尔的信任。

默克尔处理难民危机的方式为欧洲赢得了声誉。尽管这使其支持率一度下跌了20%,为其连任蒙上阴影,但当下的德国政坛尚无人能取代默克尔。只要默克尔愿意,2017年再度连任总理几无悬念。《金融时报》认为:“通过向叙利亚难民敞开欧洲大门,默克尔将留下一份持久的政治遗产。她对难民危机的回应深刻撼动了欧洲,即使失败了,她也将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拉美“铁娘子”命运跌宕

除了默克尔,再来说说大西洋对岸的两位“铁娘子”——陷入弹劾危机的巴西总统罗塞夫和拒绝参加总统交接仪式的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回望2015,这两位可谓命途多舛,走向低迷,是拉美左翼力量式微的象征。

说起来,罗塞夫与默克尔有些神似,一是形象上都有“大妈”风范,二是从政道路都得到“贵人”相助。罗塞夫的“贵人”是前巴西总统卢拉,在他的提携下,2002年她被委任为矿业及能源部部长,步入高层,少走了许多弯路。2010年罗塞夫当选为巴西第一位女总统,更是得力于威望极高的卢拉的“钦点”。2015年元旦,罗塞夫开始第二任期,但一上来运气就不佳,2015年一年连摔两个“跟头”——一是巴西石油大规模腐败案继续发酵;二是罗塞夫本人遭到国会弹劾。

石油腐败案让数十位政府官员卷入,140多人遭到指控,其中30多人被判刑,这侵蚀了罗塞夫政权的基础。巴西为此多次爆发百万人级大游行,敦促罗塞夫下台。雪上加霜的是,在罗塞夫“死对头”、众议长爱德华多·库尼亚的操盘下,以违反预算法为由头启动了弹劾程序,幸亏罗塞夫之前任命的大法官路易斯·埃德森·法欣关键时“救驾”,最近裁决认为弹劾程序必须暂停。

归根结底,罗塞夫面临的最大困局是,巴西正经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罗塞夫甚至因为缺钱而取消对日本的国事访问。由于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高企,67岁的罗塞夫成为自从1985年军事独裁结束以来最不得人心的总统,民众支持率跌至仅8%,政治前景很不乐观。

与默克尔和罗塞夫两位“大妈”相比,2015年年底卸任的前阿根廷女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是另一种风格:个性独立,口才出众,装扮新潮,举止优雅。她与丈夫是国际政坛少有的“夫妻总统”,公平地说,妻子总统更引人注目。

2015年克里斯蒂娜也走了背运,她极力支持的接班人在大选中落败,令其极为不爽。要知道,为了接班人在大选中获胜,这位已年过花甲的女强人也是蛮拼的,在选举造势中大秀舞技。

对手胜选后,克里斯蒂娜再出“绝招”——拒绝出席当选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的就职典礼进行权力交接,可谓是打破传统的“破天荒”头一遭。2015年12月9日晚,克里斯蒂娜在总统职位上的最后一夜,她在玫瑰宫正门前临时搭建的天台上,面对五月广场上近10万名高呼口号的拥护者,发表了卸任前最后一次演讲。“还是那么短促有力,还是那么充满激情,还是那么煽动人心,还是那么爱憎分明,还是那么不会拐弯抹角,直到声音沙哑,直到泪流满面,如同一个眼中只有风车的战士。”这是一位在场者的感慨。

克里斯蒂娜体现的是拉美世界的一种普遍气质——不安分的血液在流淌,让人感到矛盾而极端,如同潘帕斯平原上横冲直撞的风,拉普拉塔河上气象万千的云,难以厘清理智与情感的边界。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罗塞夫和克里斯蒂娜的命运表明,拉美正面临新的政治洗牌,但激情四射的拉美政治永远不会让人感觉乏味。(半月谈记者 吴黎明)

宣城定制西装

常德工服定制

双辽设计工作服

相关阅读